“玉石鉴定证”里的陷阱

  • “玉石鉴定证”里的陷阱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翡翠玉鉴定
摘要

本报记者 齐晓梅直播间买翡翠实物与之相差甚远说起在网上购买珠宝玉石的经历,一直喜爱网购的市民李莉大倒苦水。去年5月,李莉偶然进入了一个珠宝玉石直播间。“有几千人

“玉石鉴定证”里的陷阱
本报记者 齐晓梅

直播间买翡翠

实物与之相差甚远

说起在网上购买珠宝玉石的经历,一直喜爱网购的市民李莉大倒苦水。

去年5月,李莉偶然进入了一个珠宝玉石直播间。“有几千人在线观看,主播展示完一件饰品,报出价格后便有好多人争着买,但只有第一个按要求打出相应数字的人才能下单。”李莉说,自己观察了一段时间,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有一天在直播间里,主播和一位缅甸籍货主就一件翡翠平安扣吊坠讨价还价。“货主报价2800元,主播张嘴就还到了800元。最后,货主还是咬牙答应了。”眼见价格不贵,李莉迅速在聊天框里打了相应数字,获得了下单资格。

收到货后,李莉学着主播的样子,借助手电筒的灯光仔细查看了翡翠的品质。“内部倒是挺干净。”自那以后,她相继在网店下单买了两件翡翠饰品,价格都在千元左右。

有一次观看直播时,主播手中的翡翠挂件晶莹剔透、翠绿欲滴,李莉一眼就相中了。尤其用灯光一照,翡翠显得特别通透。在“放漏价”的诱惑下,她再次“幸运”地花1600余元买下了这件“宝贝”。

“在直播间看到的翡翠很水灵,整体通透,可收到的实物却与之相差甚远,而且比直播间看到的要小。”想到当初下单时一并让商家提供了玉石鉴定证书,李莉赶紧按照鉴定证书上的方法进行查询。

尽管查询结果正常,李莉还是带着挂件和鉴定证书找了个懂玉石的朋友给帮忙看了一下。“朋友说这个挂件根本不值1600元,商家给的鉴定证书看起来也像是假的。”

李莉想不明白:“明明是有鉴定证书,怎么还是遇到了以次充好的情况?”

在线可辨玉石真假

还能代办“鉴定证”

记者在网购平台上搜索发现,办理珠宝玉石鉴定证书并非难事。很多店铺将代客跑腿珠宝鉴定当成商品明码标价公开出售,而且有卖家在商品描述中附有检测机构的图片,并打上“权威检测”等类似字样,价格从5元至50元不等。

记者随机选取了一家代客进行珠宝玉石鉴定的店铺,他们表示可代客前往多家机构送检并提供珠宝玉石鉴定证。鉴定的物品琳琅满目,囊括了市场上的和田玉、翡翠、钻石、绿松石、蜜蜡以及各种彩色宝石。

在商品详情页里,除了详细写明验证真假的送检流程外,还特意标明“我们不生产证书,只是实验室的搬运工,所有证书都是由珠宝鉴定实验室出具”。

记者与店铺客服人员联系得知,他们不仅代客进行实物送检,还能在线鉴定。“像玉石,提供照片和视频,就可以在线鉴定真假,10元一件。”客服人员说。

交谈中,客服人员提到,如果顾客是通过网络平台购买的珠宝玉石或者是打官司需要提供鉴定结果,那么推荐送级别高一些的实验室。

以鉴定一款翡翠吊坠为例,客服人员告诉记者,鉴定费按国家级、省级和普通级实验室的不同分为85元/件、65元/件和20元/件,跑腿费用依次为20元/件、10元/件和5元/件。

在与多家店铺客服人员在线交谈后,记者发现,制作珠宝玉石鉴定证书,需要顾客通过快递将待检物品邮寄过去。他们收到货后,一般鉴定和制作证书需要1至5个工作日,然后再将物品和证书一并邮寄回来。

客服人员表示,他们只收取检测证书的费用,来回寄送物品的快递费由顾客自理。当记者提出“如果邮寄过程中出现意外怎么办”的担忧后,客服回复称,可采用保价的方式与快递公司签订合同。一旦出现意外,快递公司会照价赔偿。

而当记者提出是否可以提供鉴定过程中的照片或视频时,客服人员称:“我们只跑腿代送检,进不去检测中心”。

网购珠宝需谨慎

鉴定书不能确定价值

对于珠宝玉石鉴定证书泛滥的现状,珠宝玉石鉴定师胡婷婷坦言,现在玉石行业的鉴定机构比较多,消费者不能简单地靠“证书”来判断产品的真假与优劣,能提供“证书”的也并非有百分百保障。而且,“证书”并不能鉴定产品的真实价值,鉴定证书上所标识的数据只能证明珠宝的材质,至于珠宝的成色和实际价值需要专业的评估部门来评估。

胡婷婷介绍说,消费者若要辨识鉴定证书的真伪,首先要查看检验机构。正规的珠宝玉石鉴定证书一定是出自国家认定的检验机构,证书上印有CNAS、CMA、CAL标识。同时还要注意印章、字体、认证编号的制作是否精致。

如今,不少网店推出代客送检珠宝玉石鉴定服务,还有店铺许诺“在线辨真假”。对此,胡婷婷表示,“如果是做工粗糙的玉石饰品,‘在线辨真假’尚可实现。但有些玉石做工精美,很难仅通过视频和照片分辨,甚至需要依靠专业仪器来辅助检测。”胡婷婷提醒说,选择网店代客送检珠宝玉石并出具鉴定证书存有一定风险。

“一是珠宝玉石在邮寄过程中有丢失的风险;二是在送检的过程中,存有被调换的可能。所以,一旦购买了价值比较高的珠宝,还是建议消费者自行前往国家级、省级检测机构进行复检。”胡婷婷说。